中文版      English
  本站关键词:送丝机、EPOWER、直流电机、印刷电机、填丝机、TIG送丝机、送丝机配件、送丝机厂家、蜗轮蜗杆减速电机、广州送丝机、广州直流机、广州印刷电机、广州填丝机
新闻动态 NEWS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铅酸电池业如何“绿”起来?
发布时间:2012-4-8 0:07:09        来源:镱宝电机
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信息和我们在调研中了解到的情况,目前全国12个省、市1100多家铅酸电池企业,有70%处于停产整顿。浙江、广东、河南等几个铅酸蓄电池重要产地均对省内相关企业进行了停产整顿。”央视网电动车频道总监王东告诉记者,浙江省是全国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最为集中的省份,全省的蓄电池产量占到全国的12%~13%,仅长兴的电动车动力电池就占了全国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目前在铅酸蓄电池行业前所未有的大范围整顿中,浙江的273家铅酸电池企业,已经有213家被关停,长兴的61家铅酸电池企

  铅酸电池业如何“绿”起来?

  近段时间,血铅超标事件频发,这引起国家对铅酸电池业造成污染问题高度重视并痛下决心整治:3月底,国家环保部等9部门联合召开会议,把铅酸电池企业的整治作为2012年环保专项行动的首要任务。

  “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信息和我们在调研中了解到的情况,目前全国12个省、市1100多家铅酸电池企业,有70%处于停产整顿。浙江、广东、河南等几个铅酸蓄电池重要产地均对省内相关企业进行了停产整顿。”央视网电动车频道总监王东告诉记者,浙江省是全国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最为集中的省份,全省的蓄电池产量占到全国的12%~13%,仅长兴的电动车动力电池就占了全国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目前在铅酸蓄电池行业前所未有的大范围整顿中,浙江的273家铅酸电池企业,已经有213家被关停,长兴的61家铅酸电池企业,现在大都处在整顿状态。

  铅酸电池:缘何成为众矢之的

  “铅酸电池行业涉及生产加工、使用、回收处理等环节,经过持续的改进,铅酸蓄电池在使用过程中已不产生铅污染,问题主要出在生产与回收环节。”国家太阳能光伏产品质检中心电池检测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铅酸蓄电池制造厂家约2000家,但产值在500万元以上规模的企业仅200家左右,其余的1800家中小企业,有的根本没有生产许可证,有的有许可证也很难达到清洁生产的标准。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一些中小型企业花一二十万元随便建成的厂房,不仅厂房内铅尘、铅烟飘飞,而且包括工厂主在内的工人连一般防护都不做,更谈不上购买相关的环保设备。在铅酸电池的生产过程中,涂板工序和电池清洗工序会产生含铅的重金属废水;在板栅铸造、合金配制、铅零件及铅粉制造等工序,会不可避免地产生多种含铅烟尘。

  据了解,铅酸电池的下游产业是再生铅产业,这个产业目前污染相当严重。废旧铅酸电池回收过程中产生的主要污染物为熔炼加工过程中排放的铅蒸气、铅尘、废水以及冶炼废渣。由于历史原因,铅酸电池行业仍以大量的中小企业为主体,使得传统的小反射炉、冲天炉等大有市场,甚至原始的土炉土罐熔炼法仍在应用。大部分企业没有采取烟尘处理,熔炼过程中排放的铅蒸气、铅尘等超过国家标准几倍甚至几十倍。

  “近期铅等重金属中毒事件逐渐增多,从而使得相关部门开始重视起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对环境的影响。”证券之星的分析师认为,正是生产和回收环节的污染使得国家下决心对铅酸电池行业进行大力整治。国务院日前还正式批复了《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列出了内蒙古、江苏省等14个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重点省份、138个重点防治区域和4452家重点防控企业,同时根据污染排放情况和环境情况划定了141家铅酸蓄电池企业、7个重点区域,开展铅酸蓄电池的综合防控。

  据浙江省蓄电池行业协会秘书长姚令春介绍,由于我国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利润率偏低,利润多来自于规模量产,不少小企业为了追求利润,低投入、轻环保。这次的“休克式”整顿,给许多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都带来了严重的影响,产能大幅下降,甚至是全部停产。

  预期结果:整治必将带来产业升级

  铅蓄电池行业刮起的环保整顿风暴,在行业内不亚于一场8级地震。

  密切关注此事的天津自行车协会理事长龚孝燕透露,近期,该协会对全国主要电动车电池生产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浙江省正在出台验收办法,逐个验收,原则是淘汰一批,提升一批,搬迁一批。江苏电池企业100多家,停了40多家,省里要求积极整改,然后复审,主要生产基地都采取了治理措施,一些不规范或环保措施没有达标的企业将被淘汰。

  “近期的治理行动是一系列国家政策的集中体现,停产整顿将加速行业整合,利好规模较大、管理规范的龙头企业。”湘财证券的分析师认为。龚孝燕认为,对于一些大企业来说,这次行业整治带来的新一轮洗牌,不仅为他们留出市场空间,而且为产品创新提供了机遇,像天能、超威、昌盛、振龙、新需能、超杰等,纷纷采取措施,加大环保投入,加大技术水平提升和产品创新的力度。

  “从目前的发展态势看,今年会出现铅酸电池供应紧张。长期看来,因为整个铅酸行业已经发展成熟,只要骨干企业环保生产整改顺利,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从行业整体看,未来的市场份额会更加集中在大中型企业,而缺乏规模和议价能力的小企业将会被淘汰。”苏州星恒电源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张弛认为,这次整顿会提高优秀企业在市场的集中度,而那些散乱差的小企业将会被淘汰。

  王东认为,这次的行业整顿将改变我国铅酸蓄电池企业数量多、不集中的特性,学习欧美发达国家的先进生产模式,逐步集中,向着兼并重组的趋势发展。“尽管整顿给企业带来了部分不利影响,但整个铅酸蓄电池行业对于政府通过环境大整治,树立行业新标杆,达到优胜劣汰,促进行业规范化发展的措施非常认可。”

  行业争议:一刀切的整治是否科学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整治中,从一开始,争议的声音就没有消失。

  有业内人士质疑,在全行业没有能力拿出巨额投资环保之下,整治能否逼迫企业进行环保投入,是否需要很长时间来消化磨合?据了解,铅酸电池工厂每生产1万千伏安时蓄电池的环保运行费用大约需要3~6万元,而其销售收入不过五六百万元,利润率很低,大多数企业净利润只有3%,最高也不会超过5%。

  “一个产业链条上的污染不应只让其中的一个环节买单。产值几千万元,再拿出几千万元投资,还要每年上千万元的维护费用,只有规模化企业才能承担得起巨额的环保投入。”天能集团董事张天任认为,“当下铅酸蓄电池依然无法立刻被新生的锂电池替代。我们更多考虑的应是如何规划、发展,一刀切或一味地抹杀不能解决问题。”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曹国庆认为,环保是前提,绝大部分企业理解环保的重要性。但部分企业内部生产过程和末端治理都符合环保要求,仅仅因为卫生防护距离不足500米,要求关停甚至搬迁,是否不太科学?他建议我国应该尽快建立铅蓄电池准入制度,实施全面整治,同时公布企业名单、环保状态、认证单位名称,接受监督。

  苏州大学教授王金良更是直言,整治通知中重申的500米卫生防护距离为1989年制定,现在应该考虑修订。当时许多企业建厂之初多在郊区,而随着城市发展,居民区包围工业区,导致距离缩短被迫停产,这些综合因素都应考虑在内。

  “从宏观上看,社会关注铅排放污染问题应该有平衡观点,不仅仅停留在直接涉铅的产业,如铅锌工业、蓄电池再生工业、蓄电池制造工业,而应该包括各种形式的铅排放。”绿源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倪捷表示。